杨洋在空间说的话


 发布时间:2021-05-04 06:36

影视作品中的扁平角色,不仅给予演员的表演空间非常有限,给予观众的反思空间也非常有限。角色没有什么复杂性,好的特别好,坏的就坏到极端,一根筋到底。我们不知道人物的内心世界是什么样的,他有着怎样的动机。

@桃桃淘电影:还是得有个说法吧,到底什么时候能开,或者说,到底什么标准和情况才能开。起码给影院和观众一个指导原则,这样大家心里也有个方向。只是一句密闭空间,很难说服人。因为很多所谓的多人密闭空间其实现在都可以营业了,剧场也都开了,这个逻辑不顺。

改革开放初期的影视剧充斥着对胡同、四合院、大杂院的逃离情绪与对新空间的想象,在很多的作品中,旧空间是拥挤、逼仄的,而新空间是舒适、明亮的。《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》虽题目为“幸福生活”,但实质上描述的是老北京大杂院空间里的辛酸故事,七八口人挤在只有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,吃饭、睡觉、结婚、生子都是一场场空间争夺战。当张大民一家三口坐在屋顶上,边放飞象征着自由与希望的鸽子,边讨论“人为什么活着”的时候,张大民用一惯调侃的语气说,只要没有人枪毙你,你就活着。这部电视剧在表现辛酸生活的同时,同这一时期的很多电视剧一样,结尾时剧中人物即将住进代表着理想空间的、象征着新生活开始的单元楼。

这两个角色都得到了观众的喜爱,挺幸运的。演员这个行业给你一种自由,能够逃开时间和空间的限制,让你感知到不同时空里的事情。你接到一个人物,你要复盘和他有关的一切,你要通过你的想象进入到那个时间和空间,在塑造他的过程中,你放入了一部分自己,同时也塑造了一个人物,这是挺幸福的事儿。

另外,电影中那种在密闭空间中遭遇灾难的压迫感,以及各种突如其来的危险实在让人太过紧张,开颅手术的特写也让观众难以接受,我至今也想不通加这一镜头的必要性。

可以看出,在这个王国中,各院系师生统筹安排,思路清晰,作品的衔接、作品与空间的关系都处理地十分出色,观众对院系展览所强调及弱化的部分一目了然。此外,在其中,师生根据空间特点,融入了对自我对文化的理解。没有实体空间展陈效果的考虑,学生作品的个性更加突出,观念和方法也更加多元、多样。

山户:从电影表达本身到传达给观众之间,常常让我觉得有一种宿命般的“延迟”。也就是说,我(导演)眼前看到的空间,经历过复杂的制作流程最终被映于屏幕之上时,已经变成了“迟到”的空间。在这种无论如何预判终究会迟到的这种影像上的宿命中,想要展现出真实的感受时,就必须要通过借助“幻像”的力量(幻の力)来实现我们确实见到过的那种“幻影”(fantasy)。在我记忆中呈现出了我所构想的这种空间“幻影”的作品,是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的《如沐爱河》:电影中所描绘的东京通过视线的“回归”性,让我强烈感受到影像与我自己所居住的东京之间的联系。所以我认为影像能通过虚构的“幻影”而不断得拉近与“现在”间的距离。

《众》是我们今年新创作的作品,这是《众》第一次以户外演出的形式在观众面前上演,我们对此也非常期待。我们把《众》从剧场搬到了户外,针对空间的变化进行了再创作,这次我们将给予观众更大的想象空间让他们去对照自己的生活。

现代艺术展览空间(现当代美术馆)多为废旧工厂改造而成,工厂的宽阔空间不仅能包容艺术品的复杂性,同时它的人文情怀与历史痕迹还赋予了艺术品一种仪式感,且大空间环境为观众提供了一种代入感。置于大空间中的艺术品随人的视线转移而充满整个空间,艺术作品与空间之间的互动联系也因人而异。

杨洋 空间

上一篇: 上海浦发银行 杨洋

下一篇: 杨洋上海 北京视频下载



发表评论:
网站首页 |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12-2021 杨洋粉丝网 版权所有 0.02808